当前位置: 首页 > >

湖南祁东方言亲属称谓“姐”字考

发布时间:

龙源期刊网 http://www.qikan.com.cn 湖南祁东方言亲属称谓“姐”字考 作者:李玫莹 来源:《现代语文(语言研究)》2011 年第 05 期 摘 要:湘方言中娄邵次方言区祁东方言的亲属称谓词“姐”的用法较有特色,本文结合同属 娄邵次方言区的祁阳、常宁等方言及其他方言,对“姐”字溯源,考查其词义的发展线索和语音 的发展轨迹。 关键词:湖南祁东方言 亲属称谓 姐 祁东县是湘南衡阳市的一个县城,祁东方言属湘方言中娄邵次方言,笔者调查了其女性长 辈亲属称谓,如下表: 方言亲属称谓 方言亲属称谓的语音 普通话亲属称谓 老 阿 姐 lau53 a33 ?i?21 曾 祖 母 老 姑 姐 lau53 ku33?i?21 姑 奶 奶 阿 姐 A33?i?21 祖 母 姨 阿 姐 i12a33?i?21 姨 奶 奶 姑 姐 Ku33 ?i?21 姑 妈 姨 姐 i12 ?i?21 姨 妈 婶 姐 ?in21 ?i?21 婶 妈 其女性长辈呼“姐”很有系统性,城关一些人的发音已将/?i?33/变为/?i33/。在祁东方言 中,同辈女性亲属称谓中年长者称“姐”,音/?ia53/,如:姐姐/?ia53?ia21/,堂姐/t‘a?12?ia21 /,表姐/piau21?ia21/,并且两者没有混用现象。 同属湘方言中娄邵次方言区中的祁阳方言和常宁方言的女性亲属称谓的统计也有助于我们 对“姐”的正确理解。李维琦先生的《祁阳方言研究》和吴启主先生的《常宁方言研究》分别对 祁阳方言和常宁方言的亲属称谓进行了统计,见下表(女性长辈称谓): 龙源期刊网 http://www.qikan.com.cn 祁阳方言称谓 祁阳方音 常宁方言称谓 常宁方音 普通话称谓 老 阿 姐 lau53a55?i?11 老 阿 几 l?44a35?i35 曾 祖 母 老 姑 子 lau53ku35ts? 姑 阿 几 ku35a35?i44 姑 奶 奶 姨 阿 姐 i11 a55 ??55 / / 姨 奶 奶 阿 姐 a55??55 阿 几 a35?i35 祖 母 姑 子 ku55ts? 姑 几 ku35 ?i35 姑 妈 姨 子 i11ts? 姨 几 i11 ?i44 姨 妈 婶 子 ?in53ts? 婶 几 ?iê44?i44 婶 母 在这两个方言点中,女性亲属长辈称谓词,还采用了汉字“子”和“几”来记录,而“子”的音 记作/ts?/,“几”的音记作/?i35/,与“姐”的音/?i?214/非常相*。而且,李维琦先生说:“‘子’有 一个语音变体,读为 tse,音‘则’轻声,主要是城关人读。也可读 ??,音‘唧’轻声,主要是离县 城较远的人这么念。我们仍然写作‘子’。”[1]李先生又说:“《新华字典》收了一个方言词‘娭 毑’,和祁阳话的‘阿姐’相当。由普通话系统而言,毑、姐同音。但祁阳话‘阿姐’的‘姐’已音变 为 ??55 或 tse,文献没有称祖母为姐的记载。只有称母为姐的记载。”[2]可见,“子”“几”和“姐” 只是方言用来记音的文字形式不同而已,这里,“子”“几”的语音是“姐”音的变体,其义与“姐” 同,都是对女性长者的称呼。古文献中“姑姊”有时也写作“姑己”,如“其父母之姑舅,兩姨姊 妹及姨若堂姨母之姑,堂姑己之堂姨及再從姨堂外甥女、女婿姊妹,並不得爲婚姻”。[3] “姐”在普通话中有两个义项:一指姐姐;二指同辈中的女性年长者。但它在方言中却保留 了完全不同的意义,这其中的演变轨迹到底是怎样的呢?我们看看“姐”在字典辞书中的解释: 《广雅·释亲》:姐,母也。 《说文解字》:姐,蜀人谓母曰姐。段玉裁注,方言也,其字当蜀人所制。 《玉篇》:姐,兹也切。蜀人呼母。 《广韵》:姐,羌人呼母。 《汉语大字典》:①方言,母亲的别称。②古称乐妓,后为妇女的通称。 《王力古汉语字典》:姐,(一)母亲。(二)姊(后起义)。 龙源期刊网 http://www.qikan.com.cn 从上面可以明显地看出,“姐”的初义是指“母亲”,可能由于它是一个方言词,在文献材料 中没有用例,但这一初义在今方言中仍有保留,如山西临汾、汾西等地呼“母亲”为“姐”,音 /?ia35/、/?ia55/。并且这一方言称谓还影响了周边少数民族,到了《广韵》时代,羌族也称 “母亲”为“姐”。“母亲”本身就带有长者、尊者的含义,因此,随着语言的发展变化,“姐”由指 “母亲”义泛化为对女性长辈的称呼,祁东、祁阳、常宁等方言正是对泛化后“姐”古义的保留。 羌族(今主要分布在四川省,四川,即古蜀地)也保留了“姐”泛化后的古义,在其桃坪方言 中,“女人”音/?i33/,麻寓方言中音/ts?m/。麻寓方言中“舅母”音/e?i/,而初义“母亲”在其桃坪 方言(南部方言)中音/ma33/,在麻寓方言(北部方言)中音/ama/,已与汉语普通话“母亲”音 /ma55/同。 “姐”字,是常见的亲属称谓词,古文献中也作“姊”“毑”。“姐”与“毑”上古都是精母鱼部, 上声字,“姊”上古是精母脂部,上声字。 “姐”作为亲属称谓,在普通话中仅保存其后起义“姐姐”,今方言中也普遍作“姐姐”解。但 其古义在上述小方言点中仍留有痕迹。“姐(姊)”字,作为女性亲属中长辈的称谓在文献材料 中也不乏其例。如: (1)入見姑姊如見母。(《儀禮》卷第一) (2)姑姊妹女子,子已嫁而反,兄弟弗與同席而坐,弗與同器而食。(《纂圖互注禮 記》卷第一) (3)語充曰:“昔我姨姊少府,女出而亾家親痛之,贈一金碗著棺中,可說得碗本末。” (《法苑珠林》卷第九十二) “姐”在字典辞书中释为“母也”,“母”的表义功能并不单一,“母”作为亲属称谓有两层意义 内容:一是母亲;二是指女性长辈。如: (4)今環無他功德,但以配阿母女。(《後漢紀》卷第十七) (5)姑母察此不可不法賢明,傳惟若賢明,廉正以方,動作有節,言成文章,鹹曉事 理。(《劉向古列女傳·序》) (6)大家即崔氏親姨母也是。遣兒視之,果如婢言。(《太*禦覽》卷之八百八十四)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