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生存之痛的体验与书写——陈染小说浅论

发布时间:

站才疋雩

生存之痛的体验与书写
陈染小说浅论
文/邹雪梅
走进陈染的小说世界,扑面而来的是一幕幕带有终极意味的人类 悲剧性生存景象。她把自己孤立于欢乐的人群之外,体验和言说着掩 盖于生存表象背后的那种生存之痛。而这种生存之痛呈现出多重的丰 富层面和表现形态。 一、孤独之痛 时再也没有了依靠和退路,家和世界成了共同压迫他们生存心灵的灰 暗之所。正因为如此,对家的逃离、恐惧乃至仇恨就成了主人公们经 年累月的一种最日常的情绪和心态。 《另一只耳朵的敲击声》和《无

处告别》中黛二和母亲两代寡妇在一个以墙和门窗封闭起来的空间里
进行着一场窥视与反窥视、诅咒与反诅咒、进逼与反进逼的心理战争,

陈染的文本世界里绵延不绝的是庞大的孤独者家族。无论是妙龄
少女,还是耄耋老人,无论是在偏僻的小镇,还是在繁华的都市,孤 独都是他们的共同体验。这也正是作家用以探寻人类生存困境和精神 、家园的特殊艺术视角,孤独的反复言说贯穿了她所有小说。因此,陈 染的小说塑造了一系列孤独者群像,对这些人物的塑造中凸显了孤独 的话语方式,文本呈现出浓烈的体验性和生命意味。 孤独首先体现为一种生存状态、一种弥漫性的生存氛围。陈染的 文本世界可以说是一个个孤独者的世界,隔绝的空气阻碍着人们自由 的呼吸。无论在家庭还是社会中,主人公们都时刻处于一种孤独的境 遇中,不仅生存个体彼此无法沟通、无法交流,而且还彼此提防、窥视、 诅咒。一方面,孤独是现实的生存世界对个体生命压迫的产物。个体 与社会和他人的对抗乃至敌视某种程度上正是孤独感的深刻源头。《无 处告别》中黛二与朋友、与现代文明、与母亲、与世界的那种紧张关 系既带来了她生存的巨大的压力感,同时一次次的背叛、失望、阴谋、 受骗、堕落等生存挫折造成了黛二的无处告别的沉重孤独。《小镇的 传说》神秘传说和小镇人心照不宣的现实文化交织成一张灰暗大网, 罗莉陷入其中孤独中走向疯狂成为小镇历史传说的新的一页可以说正 是一种无法挣脱的宿命。在小镇这样一个封闭性的生存版图中主人公 走向遮蔽、自我封闭、孤独实在是最自然不过的结局。另一方面,主 人公的孤独又强化了生存世界的非本真性和黑暗性。无论是《小镇的 传说》对于罗莉死亡的描写,还是《塔巴老人》、《站在无人的风口》 对尼姑庵中塔巴老人和老女人孤独生命的极端表现,抑或《空的窗》 对盲女和老人两重孤独世界的探寻,都为我们揭示了世界对于人的荒 诞可怖一面,进而使主人公的孤独体验获得一种支撑性的世俗背景。

在这种爱与恨、情与仇互为交织的战争中,家的本真已随袅袅的硝烟
而消失殆尽并最终蜕变成一座扭曲人性的牢笼与地狱。其次是对精神 家园流逝的悲悼。现代人的生存困境和绝望心绪的突出表征就是精神 之家的无处着落和无从寻觅。陈染的小说某种意义上正是在对主人公 精神家园流逝之后的幻灭、痛楚、绝望、焦灼等心态的解耐、呈现中 *撕嶝ㄔ谌死嗝媲暗恼獾烙篮愕纳婺烟狻;钤驹谒∷抵械纳 命都是那些精神之家的弃儿和放逐者,他们以自己决绝的方式对抗着 世界,对抗着他人,也对抗着自我。 三、失语之痛 陈染的小说中几乎每个人物都是独语者,他们对于世界和他人无 从进入也无法对话,只有面对内心和自我一途,仅凭梦想、幻觉般的 自言自语在生存的泥淖中挣扎沉沦。无人倾诉的失语之痛可以说是主 人公们共同的生存状态和人生命运。失语首先表现在对话的艰难。在 陈染的小说世界中,每个生命个体相对于他者来说都是孤独而封闭的, 沟通和对话不仅是不现实的而且实际上也是不可能和被否定的。《秃 头女走不出来的九月》中莫根和“我”是一对似乎无法分离的有情人。 但莫根的突然失踪宣告了心灵相通的虚假性。“我”并不能真正听懂 莫根的语言,莫根对我的话语也无动于衷。最终“我”不得不在小说 中承认:“我永远是一个被人类之声所隔绝和遗弃的人”,“我的内 心一向孤寂,世界烦乱的嘈杂声永远无法真正进入我的身体。”其次, 失语又表现为哲学层面上神性和精神话语的缺失,这种缺失作用于陈 染小说文本就是对于现实的悬搁与放逐以及对于过去和回忆的迷恋。 《站在无人的风口》中老尼姑谜一般的人生浸泡在一段无法诉说的辛 酸往事里,作为“一个靠着回忆活着的人”,她与两套玫瑰外衣的窃 窃私语正是她悲剧人生形象的写照。本质上,她并未能进行一次走向 神的真正对话,而是在她的无边际的心灵黑暗里演绎了“世界的悲剧 性结构”并“在永久的沙漠里终于被干旱与酷热变得枯萎”了。

《麦穗女和守寡人》中守寡人在深夜出行时对于钉子、门、陷阱等恐
怖场景的幻觉化想象就把世界对于人的压迫威胁和扭曲以及在这种压 迫中人的恐惧进行了充分的渲染。置身于小说的情境中,我们感到一 种浓郁的孤独悲剧氛围。 二、家园之痛 如果说孤独之痛在陈染的小说中是一种弥漫性的存在,那么家园

综上所述,作为当代中国文坛一个风格独特的作家,陈染的艺术
世界里,对于生存之痛的体验和书写,对于女性孤独者变态的生存心 理和人格形象的塑造对当代文学具有特殊的意义,值得我们深思。

之痛则是和孤独之痛相随相依的一种更本质的生存痛楚。陈染小说所
营构和表现的家园几乎都是残缺破损的,家的丧失某种程度上成为主 人公生存悲剧性的直接注解和显在表征。一群无家可归的个体在沙漠 般的世晃徒劳挣扎着,孤独、苦闷、变态乃至仇恨和死亡交织成了一 曲人生的悲剧旋律,小说也由此覆盖上了一层灰暗、清冷的色调。 家园之痛首先表现为现实之家的丧失。陈染大部分的小说都是表 现父母离异或父母远离人世的孤儿的生存感受。这些孤儿对家的温暖 的渴望随着家的丧失成为一种不着边际的梦想。他们面对社会和世界

参考文献:
[1]陈染.陈染自选集[M].现代出版社,2006. [2]陈染.站在无人的风口[M].云南人民出版社,1995. {邹霄梅:女.四川攀枝花人,四川外语学院研究生部硕士研究生.- 主要从事中国现当代文学研究。)

2011年二月刊

万方数据

生存之痛的体验与书写——陈染小说浅论
作者: 作者单位: 刊名: 英文刊名: 年,卷(期): 邹雪梅 四川外语学院研究生部 北方文学(下半月) NORTHERN LITERATURE 2011(2)

参考文献(2条) 1.陈染 陈染自选集 2006 2.陈染 站在无人的风口 1995

本文链接:http://d.wanfangdata.com.cn/Periodical_bfwx-x201102017.aspx




友情链接: